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韩延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241章 大哥归来

第241章 大哥归来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割猪肉,二十七,添新衣,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

又是一个大晴天,和宣武门大街相交的一条胡同里,寒风之中,却有几个小孩子张罗着放鞭炮。一旁围观的几个孩子,则是把一双手拍得通红,口中唱着朗朗上口的童谣。

这声音很大,以至于一队骑马从宣武门大街上经过的人也驻马朝声音来处看了过去。为首的年轻人原本形容俊朗,只是左颊一道寸许的刀疤,破坏了他的面相,让人显得有几分凶狠。他细听了片刻,直到将这一首童谣全都听完,他这才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我记得,从前京城里过年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听过这样的童谣。”

一旁几个骠悍的汉子你眼看我眼,最终全都摇头表示自己从前也没听说过。见此情景,为首的青年竟策马到了路边,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糕点铺子,直截了当打听那童谣的事。那伙计被青年的相貌吓了一跳,赔了几分小心,斟酌了一会儿这才笑着开了腔。

“公子是问这首童谣啊,京城很多人都知道!据说是头前腊月二十三那天,赵国公府那位乘龙佳婿在庙里哄一个摔跤的小孩子,一来二去就传了出去,不少小孩子就都会唱了,没两天竟然全城小孩子都拍手唱个没完。您别说,还真是简单好记,挺有趣的!”

听到乘龙佳婿四个字,青年脸上那刀疤微微颤抖了一下,但随即他就若无其事地笑了一声:“我也听说过那位张博士的名声,没想到他还有功夫做这种事。”

“咳,他做的神奇事情多着呢!国子监半山堂,公子您知道吧?从前那些纨绔子弟没事就斗鸡遛狗,乌烟瘴气,这几个月都在好好读书来着,这次过年前国子监放假,居然还有不少人在温书做功课!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新鲜!”

那伙计明显很饶舌,再加上面前这脸上有一道刀疤的年轻男子谈吐并不显得凶神恶煞,反而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气息,他就放心了些:“听说这温书做功课的人里头,就有赵国公府的二公子!据说人已经把大多数功课都做完了,只剩下几道算学题,还不肯去求助陆三郎。”

“公子您看着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陆三郎应该知道吧?嘿,那是九章堂的斋长,皇上亲口嘉许过的浪子回头变天才,张博士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从前还是赵国公府二少爷的好朋友。现如今看着昔日厮混在一块的狐朋狗友名声显赫,朱二公子想必也是心中不忿。”

听到这里,青年冲人点了点头,却是差人随便在店堂里买了两盒点心,给钱之后道是不用找了,却是让那得了意外赏钱的伙计喜出望外。直到离开这小店,眼看身边几个护卫个个脸色古怪,分明刚刚是使劲憋着,青年这才哂然一笑道:“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公子,真不是我们不信,实在是这事儿太匪夷所思了!”

“要二少爷真的改了性子,老公爷之前提起二少爷时,就不会那么苦恼了!”

“还有陆家那小胖子,我虽说没见过,却也听过,当初在京城简直是混不吝的滚刀肉,陆家两个儿子成才,就他一个小的是草包,就连陆尚书都恨得牙痒痒的。如今就这样的人还成了皇上亲口称赞的天才,我是真不信,哪怕听一千遍都不信!”

被称作为大公子的,正是赵国公朱泾长子朱廷芳。他扫了一眼众人,沉默片刻就淡淡地笑道:“横竖马上就要回家了,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要不是因为突然回家能看到更多真切的东西,我也不至于瞒着家里确切的归期。走吧,赶紧回去!”

既然都不通知家里确切的归期了,此番回家,朱廷芳便特意舍弃正门不入,直奔后街。当他在后门口勒马的时候,却特意还扫了一眼不远处那疑似张寿临时居所的房子,随即才下了马。而他这大步一进门,后头几个汉子紧随跟上,门口玩耍的几个世仆孩子简直都惊呆了。

这是谁呀,竟然就这么悍然直闯赵国公府?

而听到孩子们嚷嚷,赶出来的几个仆妇最初还真以为有人擅闯,下意识地要高声叫人,可当朱廷芳淡淡地一眼扫过来时,她们仔细一看,方才认出那是大少爷。这才离家大半年,如今的大少爷不但比当初消瘦了很多,而且脸上还多了一道刀疤,她们都几乎不敢认了!

即便有人慌忙想方设法往庆安堂通报此事,可当太夫人闻听长孙回来的这消息,朱廷芳却已经来到庆安堂前的穿堂外头了。她听了忍不住捏紧了手中佛珠,笑骂道:“这小子,以为是率军突袭,要给我们一个出其不意?家里明明在城门口都放了人,怎也没个消息送来!”

而比太夫人更加反应激烈的,还是朱莹。朱大小姐霍然站起身来,脸色微红地嗔道:“我去迎一迎大哥,问问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是干什么呀?”

九娘见朱莹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她就瞥了一眼太夫人右下首此时此刻仍在淡定喝茶的张寿,因笑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大郎回来得这么巧,大概也是想要第一时间见阿寿一面。虽说他之前征战在外,但想必听阿寿这名字,也听得耳朵起老茧了。”

张寿侧耳倾听,就只听外间先是朱莹那声音挺大的嚷嚷,随即不知怎的声音就小了。他只当没看见九娘那打趣的目光,气定神闲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朱大公子应该是在外经历风霜战火,所以就算熟人也不那么好认,身边带的亲随也许都不是出去时带的那一批。”

太夫人不禁笑了:“这倒有可能,否则我还以为家里派到城门口的人都成了瞎子!”

下一刻,门外却传来了一个沉着的声音:“祖母,娘,我星夜疾驰赶了回来,事先也没有给家里报个信,让你们担心了,都是我的错。”

随着这话,张寿就只见一只莹莹玉手打起了门帘,紧跟着,一个剑眉英目,身姿笔挺的青年就跨过门槛见了屋子。发觉人左颊上有一道刀疤,周身上下风尘仆仆,略有些消瘦,但当眼睛朝自己看过来时,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精悍之气,他就顺势站起身来。

果然,来人还没说话,身后就冒出了朱莹的身影:“阿寿,这就是我大哥!”

见朱莹拼命朝自己挤眉弄眼,露出一副你千万小心的表情,张寿不禁哑然失笑,当下便拱了拱手:“见过朱大公子。”

朱廷芳那目光如同利箭一般朝张寿射了过去,然而,他这甚至能慑服军中悍卒的眼神,落在张寿身上却有些失效了,他就只见面前那俊雅少年照旧从容站立,眼神清澈冷静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彼此对看了片刻,他就笑了一声,拱手还礼。

“久闻张博士之名,刚回京就能在自家见到,实在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他正想继续再说什么,突然察觉到袖子被人拽住,侧头看到朱莹正嗔怒地瞪自己,他暗自叹了一口气,随即只能装成没看见,甩开她之后,又上前对太夫人和九娘行礼。

而太夫人在最初这对准郎舅见面时,忍不住有些担心,可当看清楚朱廷芳的形貌,她那担心顿时变成了揪心,没等朱廷芳屈膝下拜,她就伸出手一把将人拽了起来。

“大郎,你之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脸……”

朱廷芳若无其事地呵呵一笑:“刀箭无眼,既然是上阵,总难免磕磕碰碰,都过去了,不妨事的,祖母别担心。”

然而,太夫人固然上上下下端详着长孙不放,九娘也忍不住皱眉审视这个年长的继子。她的目光顺着朱廷芳那破相的脸往下移,又仔仔细细端详着他那动作,随即目光突然一凝,当下沉声问道:“大郎,你这胸腹和右胁,是都受过伤?”

朱廷芳早先出去时,没想到一向性格最倔强的继母会回来,此时他也同样没想到,九娘竟然摒弃了当年看破不说破的一贯性格,直言不讳地说出了他身上的不妥。见太夫人面色大变,抓住他的胳膊死不肯放,他只能把张寿的事情先放在了脑后。

“祖母,娘,征战沙场,总不可能一点风险都不冒,就好比爹身上从前还不是伤疤处处,没几块好肉?我还年轻,这些皮肉之苦,调养一阵子就好了……”

见刚刚还对自己横眉冷对的朱廷芳在软榻前单膝跪了下来,放软态度,满脸诚恳地安慰两位长辈,张寿见一旁的朱莹满脸不得劲,便不动声色地挪到了她身边,低声说道:“你不去帮着安慰安慰你祖母和你娘?”

朱莹面色变幻了一阵子,突然一把拉起张寿的手就往外走。而她的这一举动顿时惊醒了朱廷芳,他回头看去时,恰只见那一对少年男女消失在了门外。他心中咯噔一下,可紧跟着,一只手就重重放在了他的肩头。

“大郎,你不用说那些虚词安慰我们娘俩!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你从小就是这样不说苦的性子,可正因为如此,你说没事,我们才没办法相信!我知道你这么久不在,惦记着家里,惦记着我们,惦记着你妹妹和未来妹夫,还有你二弟……”

太夫人猛然语气一顿,一字一句地说:“可现在,你自己最重要。”

当太夫人正试图撬开长孙那张嘴,问出人之前失踪的那段时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庆安堂门外院子里,朱莹不耐烦地撵走了那些丫头和仆妇,这才面色复杂地看着张寿,随即轻声说道:“阿寿,我刚刚和大哥久别重逢,忍不住……忍不住抱了抱他!”

张寿顿时愣住了。却不是因为人家兄妹忘情之下的拥抱,而是……朱莹竟然对他坦白这种事!难不成她觉得他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可再一想,他的脸色就渐渐变得凝重了下来。

“你抱你大哥的时候,他的反应是不是不对?是脸色不对,还是忍不住痛哼一声?”

“都有!”朱莹见张寿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得面色稍霁,但还是忍不住拽着张寿的手不放,“阿寿,大哥一向是最坚强的人,小时候他练武受伤,大多一声不吭,而且我刚刚迎接他的时候,还听说他是骑马到了家里后门的。”

“可我刚刚抱他的时候,一时激动,再加上……再加上恼火他这样突然袭击,所以我很用力,大概就是这样挤压到了他的伤口!”

朱莹越说,表情越是烦乱:“你说,我们现在要不要请个太医来?”

张寿微微沉默了片刻,见玉棠玉兰和李妈妈等人竟是突然一声不吭从房里鱼贯而出,李妈妈出门时,还对朱莹使了个眼色,偏偏大小姐压根没瞧见,他就一声不吭地拉着朱莹又进了屋子。跨过门槛的刹那,他就只见朱廷芳已经被九娘直接扒去了身上外袍。

面对这一幕,他忍不住瞅了一眼身边瞪大眼睛的朱莹,再看到听见动静回转头的朱廷芳满脸狼狈和羞怒,他就轻咳一声道:“朱大公子先回家,应该是因为担心家里,可你是征战在外的领兵将领,如今回京,哪怕兵部已经封印了,难道不应该先求见皇上吗?”

“对对,我险些就因私废公了!”朱廷芳简直觉得张寿这借口找得恰到好处,连忙伸手就想要去夺继母手中那件外袍,可伸出手却抓了个空。无奈之下,他干脆急忙后退两步,一本正经地说,“我这外袍确实也不适合再穿出去,我回房换一身衣服,先进宫去见皇上!”

眼见朱廷芳逃也似的离去,张寿见九娘面露嗔怒,而太夫人则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他就没事人似的冲她们一笑,却是依旧拽着想要去追长兄的朱莹不放。

“太夫人,九姨,莹莹。大公子是大人了,有些事情他有他的主意,我们虽说关心他,但也不要逼迫太甚,否则效果适得其反。”

“他受伤的事情,赵国公也应该知道,但既然放了他回来,那肯定有所预计。当此之际,与其让外头人都认为他一个奏捷的骁将身负重伤回来,还不如让他先硬挺着,成全他在人前硬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愿望和决心。”

朱莹本待反驳,可眼珠子一转,她就大声说:“那好,我和阿寿陪大哥一块入宫!”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hanyanxs.com)乘龙佳婿韩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韩延小说

猜你喜欢: 大唐官绝世极品兵王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至尊特工重生之战神吕布三国之弃子攻取天下唐残抗战之铁血山河司礼监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名门盛唐纨绔抗日之铁血兵王大隋秦王替天行盗正德大帝天唐锦绣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神话版三国兵王归来大汉昭烈帝奋斗在红楼抗日传奇之北战神唐朝好岳父
完本推荐: 神环啸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在专门领红包的QQ群全文阅读全能侍卫全文阅读如珠似玉全文阅读在校生全文阅读至尊逍遥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魔法学院:最后的女巫全文阅读异能寻宝家全文阅读武魂弑天全文阅读召唤神兵全文阅读逍遥至尊神帝全文阅读名门闺杀全文阅读霸仙绝杀全文阅读我的目标是冠军全文阅读至强兵锋全文阅读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步步生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北唐风云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逆天小农民我的微信连三界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专门领红包的QQ群无敌神医戏闹初唐龙抬头我的绝美老婆修仙强者重回专门领红包的QQ群最强狂兵仙王的日常生活总裁爹地宠上天绝品神医地球穿越时代霸道总裁求抱抱独步成仙合租医仙太古龙尊凌天剑神茅山遗孤超级寻物APPDC家的骑士霸天武魂九龙圣祖专门领红包的QQ群之活了几十亿年文明之万界领主首富杨飞重生无冕之王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韩延小说移动版 - 韩延小说手机站